高手在民间,网友查修彭:谋略之我见


本文作者:查修彭

 

  当您听到、看到、说到、写到及想到谋略这个语词时,您会是一个怎么样的理解?迄今为止,我所知道的对谋略一词的词义及作为概念的解释,归纳起来,主要有如下几种:

  一曰“计谋策略说”。大凡我国权威的辞书,如《现代汉语词典》、《辞海》等对谋略一词的解释都用此说,《辞源》则未列“谋略”词条。如此说,人们对谋略意思的理解还是不甚明了的,给我的感觉也就是计谋和策略两个意思的相加。

  对此说大概谁也不会持有异议,您若认为不妥,那由您去当语词学家和参加编委好了。但这仅仅是对谋略词义的简易解释和循环定义,就象用“烧开了的水”及“滚水”来说明“开水”一样,虽然是允许的,却没有进一步揭示谋略一词及概念的内涵,殊为憾事。

  二曰“思维结果、过程说”。如《军事谋略学》(李炳彦孙兢著)、《谋略论》(柴宇球编著)等书先后提到:在汉语中,对谋略有两种不同的解释,当作为名词时,是指思维活动的结果;当作为动宾词组时,是指思考运筹的过程。

  谋略一词是否兼有名词和动宾词组的用场,那是汉语学家们的事,未作查考。只是此说同样是对谋略词义及词类的解释,概念依然不够明确。想任何问题都会有一个思维的过程和思维的结果,谋略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思维过程和结果呢?《军事谋略学》一书对谋略的思维内容倒是有一个专门的回答,我将在后文中具体涉及这个问题并展开议论,这里暂且按下不表。

  三曰“智慧、能力说”。许多书上都说,谋略是一种智慧、一种能力,尽管在语言上表述各异。如《世界智谋故事精萃》(张玉安唐孟生薛克翘主编)一书说:“谋略是人类的智慧之花结出的果实”。《世界谋略大全》(学俞主编)一书说:“谋略是人类智慧与实践结合的精华”。《毛泽东与蒋介石谋略战》(李崇文著)一书说:“谋略是知识信息量与应用能力的综合”。其他书上还有“智慧的结晶”、“活智慧”、“实践智慧”、“智慧保证”、“东方智慧的奇葩”、“能力的外现”、“体现着一种能力”等等之说。

  谋略当然是一种智慧和能力,问题在于智慧、能力的含义较广,此说究竟指的是哪一种智慧、能力,我们仍不得而知。就同有些对谋略的抽象化、形象化的解释一样,此说虽可给人以想象的空间,却让人感到不着边际。

  四曰“方法说”。这是一种较流行的说法。《毛泽东谋略》(萧诗美著)一书说:“谋略,也就是方法”。《谋略家》(毛振发田玄彭训厚主编)一书说:“谋略……泛指人类用于筹划和指导政治、经济、军事等实践活动的艺术和方法”,这段话还添了“艺术”一说。有的书上也说谋略是“手段”、“技巧”的,意思都差不多,可统称“方法说”。

  如果谋略即方法,凡提到谋略的地方,干脆以方法代称之不就可以了吗?且更通俗易懂。何必额外生出一个谋略来,方法学与谋略学又有什么区别呢?烹调亦讲方法,比如原料的配备、制作的程序都是挺讲究的,我们总不好说烹调也有谋略。方法,仅是谋略的内容之一。谋略不等于方法,也不等于谋略方法。有时我们讲到“谋略方法”,是为了突出谋略之中的方法的一面,而不是说谋略唯有方法的一面。方法尽管泛指一切方法,却一般不包括谋略方法,这是由于谋略方法本身就具有很大的涵盖性,所有方法都可为其所用,而谋略方法又很难用公式化的东西来衡量。

  五曰“欺骗说”。很有一些人认为这是一种心照不宣的说法,似乎谋略就是欺骗的代名词,不怎么光彩哩。《军事谋略论》(曹元中)一书在寻求了谋略两字的源出后说:“谋略者,欺敌以方也”。这是对“方法说”的进一步限制,即谋略就是欺骗的方法。《谋智、圣智、知智—谋略与中国观念文化形态》(吴兴明著)一书说:“‘谋者,蒙也。’谋略的实质就是让对方上当受骗”。

  毫无疑问,在五彩斑谰的谋略景象里包含着欺骗的成分,但欺骗不是谋略也不是谋略方法的全部内容,亦有不使用欺骗的谋略及谋略方法。所谓欺骗谋略或谋略欺骗及谋略欺骗方法,是指含有欺骗成分的那部分谋略及谋略方法。谋略和欺骗谋略,谋略方法和谋略欺骗方法,是属概念与种概念的关系。《军事谋略学》一书一方面不同意《军事谋略论》一书用“欺骗说”来局限谋略的含义,一方面又说:“从狭义上讲,谋略也可以说是一种欺骗术”。我则认为,欺骗既非谋略的广义也非谋略的狭义,而是分支。至于谋略中的欺骗成分是否光彩,则另作别论。

  六曰“制造、利用失误说”。《指挥决策与谋略》(钱汝益著)一书对谋略下了一个初步的定义:“可以简单地说,谋略是制造和利用敌方失误所造成的有利机会而取胜的决策行为”。

  此说虽然在谋略之前没有冠以军事二字,似在说一般谋略,实际上仍带有军事的印痕,仍是“方法说”的一种延伸。定义中的“敌方”、“取胜”等字眼的军事印痕是明显的,而“制造和利用敌方失误”的语句,分明是对同类军事谋略方法(确切地说,是军事对抗谋略的具体方法)的一种概述。这就将一般谋略与军事谋略,军事谋略与军事谋略方法,军事谋略方法与军事对抗谋略方法,一般军事对抗谋略方法与具体军事对抗谋略方法混为一谈了。若谋略就是制造和利用敌方(用“对方”一词较妥,因更带普遍性和含盖性。“敌方”虽不单指军事敌对的敌方,谋略也不是仅有敌对的谋略)失误,那么政治谋略、经济谋略、外交谋略等等不同领域的具体谋略,不就是在政治、经济、外交等等领域去制造、利用敌方(对方)的失误吗?当然没有普遍意义。单就军事对抗谋略方法而言,“制造、利用失误说”确实深中古代传统兵法和经典谋略著作的肯綮,也必为现代军事家们所青睐。但姑且不说我们不能寄托于敌人的失误上,军事对抗谋略方法显然也不限于此一类具体方法。

  七曰“活力对抗说”。《军事谋略学》一书指出:“谋略学是专门研究活力对抗中策略、方略形成的思维规律的学说,堪称活力对抗思维学。”

  这段话所表明的观点是对一般谋略学而言的,并不宥于军事谋略学。因为立说者对军事谋略学另有说明,是指“军事对抗思维学”。“活力对抗”则解释为:“是指两个或两个以上具有一定抗争能力的个体或集团,各自为了生存的需要,或一定的利益目标,或某种目的而进行的激烈竞争、争夺和拼搏。”并把“活力对抗”提到了“不仅是研究军事谋略学的逻辑起点,也是建立这门理论的基石和支点”的高度。按立说者本意,实际上也是对一般谋略学的界定。

赞赏.jpg

赞赏作者,您更好运!

1 2 3 4

相关热词搜索: 谋略

上一篇:商道谋略:做生意不是赚取金钱而是赚取人心
下一篇:关于谋略见解语词评注(一)

  • 谋略网 (www.moulue.com.cn) 版权所有 © 2013-2019 皖ICP备13014727号  皖公网安备 34082802000417号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来信告之,本站将予删除处理!谢谢!
    QQ:76805046 Q群:29847517 倡导共赢谋略,传播正义能量! 常年法律顾问:刘志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