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宗教政策,极端主义温床

潘华生
 
  在巴黎恐攻发生以前,“世俗化”就在法国的网路上成为热门的关键字,原因在于法国各级政府近来对穆斯林的几个不友善的政策,均是以“世俗化”为名。
 
  战前法国拥有不少穆斯林的前殖民地,在殖民期间,法国将前殖民地菁英改造为荣誉的法国公民。也从殖民地输入大量的劳工以补充劳动力不足。因此,法国拥有着大约500万的穆斯林少数族群,是欧洲拥有最高穆斯林比例的国家。
 
  然而法国从2004年起,开始以“世俗化”为名,立法通过公立学校及官方场合禁止佩戴如面纱等宗教标志,穆斯林移民社区与主流社会的关系开始逐渐恶化。2014年法国高等法院更判定雇主有权解雇在工作时不愿拿下头巾的员工。法国的反移民气氛,使得针对回教社群的仇恨袭击事件也不断地升温,从2005年的不足50件上升到2013年的691件。与此同时,极右派政治势力开始得到主流的民意支持,屡屡攻城略地,最近极右政党国民阵线破纪录取得11个城镇控制权。
 
  但近来法国穆斯林的示威抗议不断,宗教对峙急剧升高,已经来到了导火线引燃的临界边缘。最具争议性的是发生在极右派国民阵线控制的城镇,最近更加码提出了主张:将向全市中小学生提供猪肉餐,并禁止学校向穆斯林学生提供“清真餐”。国民阵线说为伊斯兰学生提供清真食品,违反了法国政教分离的世俗价值。然而,以世俗化为名,强迫穆斯林吃非清真餐,不准戴面纱等,都引起穆斯林社群的强烈愤慨。这岂不是旗帜鲜明地与穆斯林世界以及自己的500万穆斯林公民为敌吗?
 
  法国大导演卢贝松一向同情法国的穆斯林社区,他笔下的法国是建立在金钱、利益、隔离和种族歧视基础上的社会。由於肤色、姓名就被隔离,在某些社区,25岁以下青年的失业率达到了50%,每天被员警查10次身分证。这样集体挫折情绪的穆斯林青年自然转向了极端主义寻求生命意义的救赎。在3000名前往叙利亚或伊拉克参加圣战的欧洲青年中,大约有一半是来自法国。可见法国社会已经成为欧洲极端主义的温床。
 
  在巴黎恐攻之後,原本就已经极为严峻的宗教对峙很可能进一步恶化,法国自由平等博爱的立国之道,就会受到根本冲击,足以令社群迈向公开撕裂。倘若社会分裂,若再加上中东的圣战青年大举返乡,未来或进而走向准内战边缘。
 
  持平而论,也许法国“世俗化”政策的初衷在协助少数族裔融入主流社会,进而消化少数族裔。法国前总统萨科奇也是匈牙利移民之子。然而,看似崇高的世俗化、政教分离理想,都不适合强迫全体国民一体承受,徒然制造不必要的歧视。
 
  我们也应该随时警惕:单一主义应该是现代多元与开放社会的敌人。同时反省台湾社会是否真的“多元”与“开放”吗?多元主义绝不只是同志议题,而更是社会能否容许与尊重差异。近来一些事件,例如台南陆配女儿受不了老师的言语歧视跳楼;学生的反服贸、反货贸、反开放;雇主强迫印尼外傭吃猪肉的事件;以及屡见不鲜的网路仇恨言论与霸凌,都反映出台湾社会单一主义的倾向,与排斥外人和拒绝开放的幽微心态。其实台湾并不是不可能成为法西斯的温床。唯有我们保持真正的多元心态,接纳异端,这个社会才有可能和平共进。(作者为国立云林科技大学副教授)

赞赏.jpg

赞赏作者,您更好运!

相关热词搜索: 法国 宗教政策 极端主义

上一篇:“双11”网购狂欢过后忙退货
下一篇:普京:G20有人金援IS

  • 谋略网 (www.moulue.com.cn) 版权所有 © 2013-2019 皖ICP备13014727号  皖公网安备 34082802000417号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来信告之,本站将予删除处理!谢谢!
    QQ:76805046 Q群:29847517 倡导共赢谋略,传播正义能量! 常年法律顾问:刘志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