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三五块钱的煎饼改变了油篓村

  一个三五块钱的煎饼,改变了和改变着临沂平邑郑城镇油篓村的命运。这个远离城市的小山村,如今已是别墅成排,楼房遍地。村里74岁的李广学指着自家126平米的楼房说,打记事起自己就开始吃煎饼,万万没想到,最终自己的生活会被煎饼改变。

  最初是为寻找活路

  初到上海时他们也很窘迫,机缘巧合,在上海卖起了低成本的煎饼,日子逐渐好转。

  即便是现在,想去平邑距镇政府驻地八公里的郑城镇油篓村,仍然并不容易。作为地处沂蒙山区的山村,进村的道路依旧蜿蜒。

  油篓村村支书李洪成介绍说,作为抗战时期中共鲁南区的小延安,肖华、罗荣桓等老一辈革命家都曾在村里工作生活过。跟大部分农村一样,直到改革开放前,住在茅草屋,点着煤油灯,地瓜煎饼粗布衣便是村民们的全部生活。“人均不足半亩地,靠种地的话,连人都养不活!”58岁的李洪成告诉记者。

  变化始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因经济条件实在太差,该村的李荣士带着两个女儿无奈离开了一贫如洗的油篓老家,到上海找寻生机。李洪成介绍说,李荣士出生在油篓村,工作在上海,后来因故回到老家,初到上海时他们也很窘迫,机缘巧合,李家人在上海卖起了低成本的煎饼,日子逐渐好转。

  消息传开后,不断有人试着走出去寻找生机。1996年的春天,一场意外的车祸使村民黄勤勤一家陷入困境,在听说有上海打工的老乡回家时,她赶紧去了解了在上海打工的情况。第二天便告诉父亲不再继续读书,准备去上海打工。无奈之下,父亲便和她一起来到了上海。

  想在上海站稳脚跟并不容易。记者了解到,初到上海时,黄勤勤和父亲就租了一间两层的门面房,一开始就做些小吃,但生意并不红火。

  直到经别人提点,她才决定改行试着做煎饼。托人从老家给捎来了烙煎饼用的铁鏊子后,黄勤勤的煎饼生意正式开始。眼见回头客逐渐增多,她又把母亲带往上海,两人一起摊煎饼外卖。慢慢的,黄勤勤的这家沂蒙煎饼生意在周围火了起来。

  改良口味适应城里人

  城里人喜欢什么,咱就往里加什么。根据他们的口味随时调整。

  作为沂蒙山区传统主食,煎饼在当地人心目中印象深刻。油篓村村支书李洪成告诉记者,在村民们去上海打拼初期,他们对煎饼工艺进行了创新和改造。

  据介绍,如今在上海滩名声响亮的沂蒙杂粮煎饼,已经不再是传统的临沂面煎饼。而是在以面粉为主的原料中,加入黄豆、高梁、小米、绿豆等杂粮面,同时配以各种蔬菜和调味品,以及肉松、火腿等食品。这种煎饼吃起来更爽口、粮香浓厚,也更具营养价值。“城里人喜欢什么,咱就往里加什么。根据他们的口味随时调整,也根据他们的需求来决定价格。”李洪成介绍道。

  记者了解到,在煎饼生意越来越好后,为了适应更多人的口味,黄勤勤开始研究上海本地人的饮食习惯。1997年春天,黄勤勤在自己的煎饼里加上了上海人爱吃的甜酱;为了适应外地人的口味和上海人对营养的讲究,1998年,她又给小煎饼配上了凉菜和热菜。这一创意,对她的煎饼摊生意顿时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甚至有顾客问她是不是“老上海人”。

  在黄勤勤的不断创新下,她的杂粮煎饼生意越来越火。十年前,她的年收入就达到了20万元,现如今她已在上海拥有多家煎饼店铺,从老家招来许多农家妇女帮着做“沂蒙杂粮煎饼”。也因如此,黄勤勤还荣获了平邑县巾帼致富标兵和平邑县好媳妇等荣誉称号,并入选第十二届“临沂十大杰出青年”候选人。

  据郑城镇新闻中心主任周国庆介绍,在油篓村的带动下,周围的桃峪、北杨庄等村的村民也都外出从事烙煎饼的生意,目前整个郑城镇在外从事烙煎饼生意的大约有6000多人,老中青三代煎饼人每年为家乡带来接近2亿的收入。

  年轻人用煎饼创业获风投

  眼下他的煎饼店已有40多家,每家店面平均每天收入2500元左右。

  村支书李洪成告诉记者,现在由两个自然村合并而来的油篓村,总共1876人,70%的人口在外地摊煎饼,除上海外,还广泛分布在全国。记者了解到,在这些人群中,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再满足每年一二十万的收入,而是想着以煎饼为资源,开始创业。

  作为地方政府,郑城镇也注意到了这一趋势。2010年时,郑城镇组织了在上海等地做煎饼生意的27名“煎饼高手”,进行首届烙煎饼比赛,并评选“青年党员创业之星”。

  即便不是郑城镇人,同样来自沂蒙的于恩栋,也加入到了煎饼创业大军中去。1988年出生的他,在武汉读书时,就发现大学周边几乎都有煎饼摊,那时家里的堂兄也在学校周边卖煎饼,4平方米的小店,每年利润几十万,让他大吃一惊。

  于恩栋发现,这种家乡的沂蒙煎饼只能在学校周边买得到,想在市中心吃上一个煎饼很难,更别提在商场买了。随后他决定进军武汉商圈,并注册了武汉鲁汉情餐饮文化管理公司,开始了煎饼生意。

  为节约成本,去年五一期间,于恩栋选择15平米以下的小店开张。短短5个月,于恩栋在武汉开了13家店,其中,4家自营,9家加盟。去年8月底,于恩栋的煎饼连锁店拿到前期200万元风投。

  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于恩栋介绍说,眼下他的煎饼店已有40多家,每家店面平均每天收入2500元左右,利润非常可观。“现在都市人追求的不是老式煎饼,而是更科学,更高端的饮食需求。”他透露,在自己店里,一个添加许多辅料的煎饼可以卖到30元。

  于恩栋表示,虽然很多人都在做煎饼生意,但却一直没人整合这块资源,他准备把沂蒙煎饼做成全国品牌。“现在马上要去郑州成立一家分公司,然后去北上广等一线城市推广全国市场,树立自己的品牌。”

  小山村近三十家在上海买房

  没想到煎饼会这么挣钱,不夸张的说,我们村现在早就小康了。

  如今的油篓村,早已今非昔比。11月19日记者在村内看到,除了54座别墅外,村里还盖起了四栋楼房,安置64户人家。

  在十几年前,油篓村人也不敢想,有一天会住上这么好的房子。山里要水没水,要矿没矿,虽盛产金银花和各种水果,却因交通不畅,卖不上好价钱。

  74岁的村民李广学指着自家126平米的楼房说,打记事起自己就开始吃煎饼,万万没想到,最终自己的生活会被煎饼改变,2010年,他搬进了现在的楼房,“这辈子哪想过能住楼啊!”

  李广学告诉记者,如今的油篓村里,家家户户都有人在外地摊煎饼做生意。以自己为例,他子女六个中,有两个女儿都靠煎饼生意为生,“二妮子在上海,一年二十几万。没想到煎饼会这么挣钱,不夸张的说,我们村现在早就小康了。”

  即便是村里的书记,李洪成的子女如今也都在外地摊煎饼。他告诉记者,他31岁的儿子和25岁的女儿都在上海,“女儿在闵行区,前阵子刚买了三十多万的私家车,又刚刚花170万买了一套小房子。”

  如今在外摊煎饼的油篓新生代,从寸土寸金的东方明珠到地比金贵的浦东新区,买房置地成了“新城市人”。据李洪成介绍,如今这个不大的山村里,仅在上海买房的就已有近三十家。

  李洪成也想过给儿子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安心做个上班族,但被儿子拒绝。“其实算算还是摊煎饼挣钱,一个五块钱的煎饼,成本也就两块钱,利润很大。”

  他还对记者介绍说,如今以油篓村为中心,整个郑城镇在外地摊煎饼的人已遍布全国,在靠近高校、集市的地方寻找一个没有同行的煎饼摊位,已非常难得。

  因为生意火爆,在外地的村民们都舍不得回家,除了春节期间。李洪成向记者形容道,过年时,村里堵车不说,路边停的还全是宝马、奔驰级别的好车。与油篓村相邻的一个村里,去年春节时甚至开回了一辆玛莎拉蒂。

赞赏.jpg

赞赏作者,您更好运!

相关热词搜索: 李荣士 黄勤勤 杂粮煎饼

上一篇:你读了那么多书,为什么还这么穷?
下一篇:组建搏联,完善中国文韬武略

  • 谋略网 (www.moulue.com.cn) 版权所有 © 2013-2019 皖ICP备13014727号  皖公网安备 34082802000417号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来信告之,本站将予删除处理!谢谢!
    QQ:76805046 Q群:29847517 倡导共赢谋略,传播正义能量! 常年法律顾问:刘志勇